罐黄桃

千言万语不必说 只有一首歌

浪费 (二十二)

十分好看

老人与狗:

前文 (一) (二十一)

你不要刻意去隐藏一份爱,藏不住的,相反,你让它宣泄,等累了就好了。

王源终于觉得累了。

王俊凯还是王俊凯。当一个人在你的备注里有了特殊称呼就说明他在你心中有特殊地位。王源手机联系人里有娘炮杰,奶哥成,死党刚,可王俊凯始终是王俊凯,连名带姓,没有恶搞没有外号,正大光明三大字多一个符号都没有,可每次这个名字都看的王源心惊,晃眼睛,扎心

手机停留在与王俊凯的微信聊天页面,消息仍然是下午的消息但王源直直瞅了十几分钟,手机屏暗了就轻轻碰一下,最后成了条件反射般的动作,大脑已经没办法再理解眼前的符号,直到手机屏彻底黑了映出了自己,王源才反应过来。顺手抄了个抱枕扔到正在声嘶力竭的死党身上,
“要死啊,大跨年的唱这么伤感的歌”
KTV的话筒发出刺耳的嗡的一声,屏幕上的歌词无声滚过,

“感谢我不可以住进你的背影
所以才能拥抱你的背影
有再多的遗憾用来牢牢记住
这不完美的所有美丽”

“源幺你突然发什么神经!我都错过高潮了”
“就你?别扯了行吗,这首歌就没有高潮好嘛?!”

死党那杀猪般的声音仍在继续,王源揉揉太阳穴一阵恶心,暗自在心里嘀咕,
“艹,刚空腹喝太多酒了”
环顾周围的环境,凭自己对这帮夜猫子的了解没个三几个小时是不可能安静的了,更别提睡觉。
“今儿你们先玩着,我先回去了,有点头疼”
“幺子,你要不要这么弱啊,女的啊”
“谁他妈跟你开玩笑呢,今晚酒就算我的,改天再陪你们”
“不是,哥儿几个谁用你请酒啊,源幺你真不舒服啊”,死党也不狼吼了,把话筒扔到一边走到王源身边
“没大事,就有点头疼,我自己回去你们继续嗨就行”
“我送你吧,要不隔壁开个房别回去了”
要说王源难受归难受,倒不至于走不了路,想了想明天早上还有一门课要结,住外边也不方便

“行了行了,怎么磨磨唧唧的,我说自己回去就自己回去,别在这废话了”
“那你小子可别硬撑啊,有事随时打电话”
“有完没完了!你是忘了我是谁了是不”
“哈哈哈走吧走吧,放你一马”

王源走出KTV看了眼手机已经快两点了,街上连个鬼都没有更别说打车了,不过幸亏这地方离学校也不是很远,王源紧了紧大衣领子加快了脚步打算走回去,估摸着也就十几二十分钟的路。
快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隐约听到有女声喊救命,王源后脊梁骨一阵凉风,别是真有鬼吧,随之加快了脚步。可哪知声音越听越真切,王源反应了反应,没准真是求救。声音就在不远处,王源寻着声音赶了几步就见一醉汉推推搡搡一姑娘,王源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刚喝的酒在体内发热涨得脑瓜子疼。
虽说对方是个壮汉,可还是不是王源的对手,王源这厮从小打群架都是带头的那个,只不过喜欢上王俊凯后收了收性子,可没想收了性子他王俊凯也不喜欢。
见义勇为英雄救美,王源可算是得着个练手的,三下五除二就把醉汉放倒了,吓得惊慌失措的姑娘赶忙躲到了王源身后,王源刚想跟姑娘说没事了你走吧就被又爬起来的醉汉掖了一拳,王源躲的不及时被打到了嘴角,
“嘶——我日你大爷”,王源没合着对方还能再爬起来,刚那一拳直接把王源打急了,上去就给了对方一击窝心脚,直直把眼前的大块头踹出去半米,壮汉连晕带醉彻底趴在了地上昏死过去,王源还想上去补两脚被身后的姑娘拉住了胳膊,
“我们快走吧,我怕”
这边王源还在骂骂咧咧,“他大爷的,敢打老子脸”
“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今天…”,女孩儿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王源最受不了看女生哭哭啼啼的,嫌烦
“没事,是个人都该帮忙的”
“你的伤要不要紧,我去药店给你买点药吧”
“没事没事,一点小伤不算什么,更何况这个点药店都关门了”
“那…”,姑娘还想说什么,被王源打断了,“你快回家吧,以后别一个人大晚上出门了”
“嗯,其实我认识你的,我是你的学妹,开学典礼看过你发言”
王源早就忘了开学典礼自己还发过什么鬼言,在外边呆的有点久了,时不时一阵冷风吹得头更疼了,酒劲后知后觉上了头
“哦哦,那我送你回学校?”
“嗯嗯,谢谢学长,给学长添麻烦了”
“没事”,王源觉得胃里已经开始翻江倒海,晚上空腹喝了酒,刚打架又用力过猛,王源走了几步实在受不住慢慢蹲在了地上
“学长你怎么了?”,女生着急的俯下身
“没事没事,这马上就到校门口了,你自己回去吧,就刚喝点酒,头晕,蹲一会就好”
“那怎么行,我扶你回去吧”
王源这边难受的根本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偏偏女生还在一旁叽叽喳喳,
“我真没事,你回去吧,我自己身体我自己知道”,说话的语气不由添加了几分不耐烦
“学长!……”
王源抬眼瞪了对方一眼,小姑娘终于噤了言,但也不走,就在王源身边陪着,王源也无奈了,干脆随她去了,而且自己难受现在也顾不上她

缓了一会儿,王源觉得稍微好一点了便招呼女生继续走,结果好不容易挪到校门口发现两个人都没带门禁卡,进不去。王源觉得今天真的是太跌宕起伏了

王源瞅了一眼门卫室,没人,看了一眼墙头,想想自己的状况,身边还有一个女生,翻墙的念头也就放弃了,拿出手机给室友打电话,没人接,也是,这都快三点了,估计睡的猪一样。
再找旅馆太麻烦,一晚上就浪费在路上游荡了,“你能给你朋友打个电话叫送张门禁卡不”
“……我手机没电了,我记不住电话…”

王源一拍脑门,自己怎么就把李杰译给忘了,他娘的,就给他打,一个不行就两个,非把这小子震醒不行。结果第一个电话就通了,王源从没觉得李杰译这么靠谱过,这就要激动的表达一下感动就听王俊凯的声音传过来,
“喂,王源吗?”
“……啊?怎么是你,杰译呢……”,王俊凯的声音已经深入骨髓了,王源几乎是凭本能就认了出来
王俊凯其实心里本就有些不对味,手机来电显示是“小源源”,愤懑地接起来还听到王源杰译杰译的叫
“他去蹦迪了,手机落寝室”,王俊凯分分钟想撂电话,真不知道自己大晚上不睡觉替人家接什么电话,而且王源居然大晚上找李杰译
“蹦迪?”,王源在听到王俊凯的声音时已经是懵的了,现在完全是顺着王俊凯的话在说
可这话听到王俊凯耳朵里就是另一回事了,怎么李杰译大晚上干什么你都要关心一下
“他和学生会的喝完酒通宵跨年去了”
王源转了个身瞅见了学妹才想起正事儿,“那个,王俊凯,你方便来校门口帮我开个门吗?我没带卡,进不去”末了还补了句谢谢
“行,你等我一会儿”

原来遇到这种事王源第一想到的是李杰译,果然说什么喜欢自己都是开玩笑的,就看王源平时古灵精怪的,都不知道哪句是真心的
王俊凯顾不上换衣服,直接睡衣披了件外套,趿拉着棉拖鞋,拿了卡就下了楼

到校门口王俊凯第一眼就看到王源,小身板穿的又薄,也不知道冻多久了。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念叨王源同学就发现王源身后还跟着一个妹子,再仔细看王源,捂着肚子佝着腰,嘴角还有块淤青
‘现在的青春爱情片啊,一准有开房打胎’
这是王俊凯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心里更不是滋味,突然就想起王源那个吻

王俊凯给王源开完门转身就快步往回走,隐约听到身后女生说什么谢谢,还要联系方式,王俊凯的大脑已经被一种莫名的生气占领了,丧失了逻辑分析,只觉得自己被耍了被骗了,亏自己还纠结那一句句喜欢的真实性,甚至为那个王源醉酒后的吻心猿意马了好久

“学长,你扶一下王源学长吧,他身体有点不舒服”,王俊凯大衣袖子被身后追过来的姑娘攥住,“我进不去男生宿舍”
王俊凯目光跳过女生落到王源身上,看到王源勉强扯了扯嘴角,还扯到了伤口
“真麻烦,笨死了”,说着还是快步折回了王源身边,揽了王源半个身子倚在自己身上

王源整个人被王俊凯半拖半抱着往男寝走,全程谁也没说话,王俊凯是因为心里有点气,还因为心里有点气而多一点点气,不知道自己不爽个什么。王源则是难受又困,累到只想睡过去
“你宿舍锁门了,睡我宿舍吧”
以王源现在的状态,是个床王源基本上就能睡了,“行”
“你睡李杰译床还是我床?”
王源瞥了一眼李杰译猪窝一样的床铺,再看看王俊凯温暖的被窝,“我就睡李杰译床铺吧”
“你睡我床吧”
“那你要睡他床吗”
王俊凯简直不明白王源的脑回路,“我们难道就不能挤一挤吗,也没几个小时了可睡了”
“哦哦好”,王源脑子又当机了,全程跟着王俊凯走,王俊凯给他喝八宝粥王源就张嘴,王俊凯给他嘴角擦药他就乖乖愣着
“脚还用我帮你洗吗?”,王源从王俊凯的话中听出了不爽,有点委屈,明明我也没让你做这些,这不是自己一看你傻掉了嘛,我也很绝望啊

等王源洗完脚王俊凯已经缩在床边睡了,王源关了灯蹑手蹑脚走到王俊凯床边,环境有些黑,眼睛还没能适应,几步路的距离让王源弄得脸盆齐飞,安静环境下叽哩咣啷很刺耳,王源点了点脚尖不敢动,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突然身体被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王俊凯圈着王源摸到床边,
“你睡里边”
不知是王俊凯推了一把还是王源跃了一下,王源一骨碌滚进了里侧,紧接着王俊凯背对着自己封锁了边陲地带
王源心想这发展不对啊,几个小时前自己才决定不再喜欢王俊凯,现在就和王俊凯同床共枕了,而且期间并没有经过任何感情交流。
王源紧张到不敢动

王源僵着一个姿势盯了王俊凯后背好久,好想拥抱这个人。最后却是转过头对着墙缩成一团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李杰译失恋了,因为自己通了个宵回来就看到王俊凯在偷亲自己的暗恋对象,而且自己的暗恋对象睡在王俊凯床上

一定是开门方式不对


————————————


高考加油  正常发挥 暑假大把时间野

评论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