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黄桃

千言万语不必说 只有一首歌

浪费 (二十三)——(二十六)

老人与狗:

前文 (一)(二十二)




(二十三)


 


王源在想,如果昨晚没喝那么多酒,或许就没有今早这一泡尿,更不会撞到王俊凯说不喜欢自己。再往早了想,如果当初不是自己非要搞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就不会遇见王俊凯。


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说俗点,世界上就没有如果。


 


王源是在早上六点多被一泡尿憋醒的,醒来找了找昨晚的记忆想起自己是在王俊凯宿舍,身上盖着王俊凯的被子。急冲冲跑下床冲向楼道的厕所间,解决完内急正打算补个回笼觉就听见楼梯口李杰译的声音,


“你别告诉我你喜欢王源”,声音里隐藏着压抑的怒气


“我不是......”


“王俊凯,担不起的,就不要轻易惹”


紧接着就是推开楼梯门的吱扭一声,王源一个闪身躲进了洗漱间,心扑通扑通跳,好险,差一点就撞见这种尴尬的场面,然后想起王俊凯那句不喜欢,在心里唾了一句,


“艹,四年青春喂了狗”,再也不会有以后了


 


但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躲?王源扯了扯衣服晃悠悠回了王俊凯的宿舍,毕竟衣服手机还放在他那里


 


“小源,你醒了?”,李杰译已经回到了宿舍,刚脱下自己一身酒味的衣服,裸着上身问王源


“你看不出来我醒了吗?”,王源不自觉地语气就不是很好


“起床气怎么这么大,不过你怎么在我寝室”


“昨晚他喝多了,我就让他睡我们寝了”,王俊凯在后边回答道


王源拽起床边的外套和手机说了声谢了扭头就离开了寝室,后边回荡着李杰译的长嚎,“小源源,我给你买早餐吃啊”


 


“你什么意思?”,王源离开后宿舍就剩王俊凯和李杰译两个人,王俊凯心里堵了一口气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有的是人想对他好”


王俊凯被李杰译噎得话到嘴边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李杰译说的没错,有的是人想对王源好。


 


“我们公平竞争”,王俊凯没想到这种恶俗的台词会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李杰译停下往盆里倒洗衣液的手,“你说什么?你刚不是说不喜欢吗?”


“喜不喜欢是我的事”,这句话王俊凯是盯着李杰译的眼睛说的,没有半丝玩笑的成分


“你根本不懂怎么对一个人好”,李杰译端着洗衣盆进了水房,一句话戳中王俊凯的心尖


 


 


(二十四)


 


王俊凯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一张床自己占了大半,被子也全被自己卷走了,王源则一个人抱着床单缩在角落。不由埋怨自己昨晚干嘛鬼迷心窍坚持让王源跟自己睡,现在人冻感冒了可怎么好。


王俊凯轻手轻脚地将王源拉到自己身边,将自己身上的被子匀了一大半给王源。王源几乎是冻了一晚上,这一接触到热源就像冬天的蛇一个劲儿往王俊凯身上钻,王俊凯被凉的一个激灵的同时内心一揪,赶忙伸手环住王源的腰将王源冰凉的小身板往自己身上凑了凑,握住腰身的时候心里还生出一丝异样,麻酥酥的


 


再低头看怀里的小脑袋,由于找到了暖气儿又睡得一本满足,头上的呆毛仿佛都在感叹有被窝就是幸福,王俊凯伸手暖了暖怀里人的脸,巴掌大的脸一只手就能盖住,‘你说喜欢我是不是真的?’


 


王俊凯盯着怀里的人看了很久,脑子回过高中班主任数学老师常吼的一句话,“盯着看能看出答案吗?要动笔啊,算一算啊同学们!”没想到经过大学四年依然受用


王俊凯尝试着将自己的唇印上那半张着呼吸的小嘴,谁知还没亲上得出答案,答题时间就到了——李杰译赶巧不巧的回来了,刚那一幕被逮了个正着。


王俊凯跳下床就追了出去,“你.....”,王俊凯拽住李杰译的手想知道刚那一幕被对方看到几分


“算我求你,不要再惹王源了”,李杰译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他只是喝醉了回不了宿舍”,王俊凯都不知道自己在解释什么,和现在的情况又有什么关系


“我喜欢王源”


王俊凯感觉一个雷劈惊在原地,没了动作


李杰译继续说到,“我喜欢王源,从他嚷嚷着要和我抢文学社社长的时候就很喜欢了”


王俊凯记得那还是大一下学期的时候,自己刚拒绝王源的告白后几个月


“他这人总是咋咋呼呼的,整天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其余的情绪从不外露,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什么事都自己扛,不会服软,什么都是硬上,还偏偏一身正气,脾气又急,最后总是气到自己”


王俊凯想起平时在自己面前的王源确实是这个样子,只不过更莽撞一些,可却听李杰译又说道,


“他根本就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他聪明,独立,有想法,当然还有一堆小毛病,性子急,爱惹事,犯了错也绝不承认是自己的错,却又暗暗对你好补偿你,总是为自己的小聪明得意”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王俊凯有些生气,照李杰译的说法,自己从未见过真正的王源,那个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的家伙在自己面前总是话很少,说不了两句就急着跑开,转头又拽着别人喝酒谈天


“我说这些就是想让你明白,你根本不了解他,现在更没权利说你喜欢他”,李杰译抬头瞪着王俊凯,身侧的手背因为握的太用力而青筋鼓起


“我不是.....”,王俊凯第一反应就是否认,自己从未说过喜欢王源,甚至王源的告白都拒绝了好几次,那个王源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喜欢自己时也是,总让人感觉被戏耍。可现在被问到自己喜不喜欢王源,自己又没办法完整的否认,不知道是不是喜欢,‘毕竟我们没在一起过,但今天早上我很想吻他’,王俊凯想到这里,最终否认的话没能说出口


“王俊凯,担不起的,就不要轻易惹”,李杰译放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没人比王俊凯更明白这句话背后的难过,从小到大的经历都在告诉自己,就算是喜欢的也不能碰,你担不起。


总是分离,再美的城市都呆不久,刚交的朋友转眼就变成电话联系再慢慢淡漠,这种事经历的太多太多,从开始的还会伤心变成现在的已经习惯,没人比王俊凯更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也没人比王俊凯做得更好。


 


所以一开始面对一腔热情的王源,王俊凯是想,喜欢这种事大家不过是说说而已,时间久了应该也就淡了,更何况自己只有大学四年待在这里,不会长久的,也不会有结果,既然这样,就不如不碰。


其实李杰译说的对,自己就是担不起。


 


可是如果自己心动了呢,这种事又要怎么处理。


大一那年,自己玩游戏输了,朋友们起哄的那句大冒险,“王俊凯觉得王源很好”,是真的。从自己在公交车上第一眼看到王源,王俊凯就知道王源是个很好的人,眼睛骗不了人。王源的眼睛总是亮亮的,遇到开心的事更是,眼睛笑成一弯月牙,眼里的光更甚。王源和自己途径各个城市遇到的好人一样,总是那么温暖。然而就是这样的人说喜欢自己,自己拒绝了,因为觉得王源值得更好的人,能够永远对他好的人,而不是自己,可没想到的是,自己现在根本放不开手。


 


王俊凯回宿舍的时候发现王源已经醒了,算着从自己给他盖上被子到现在应该也没能好好睡几分钟,正想让他继续睡一会自己去买个饭,结果人就走了,脸色不是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着凉了。


 


或许自己真的不懂得如何对王源好。更不用谈什么公平竞争。


 


 


(二十五)


 


公交车上移动电视声音开的有些大,王源完全听不到耳机里在唱什么,却听见电视里新闻主播在一本正经的打磕绊,稿子已经念错了第三句。


 


车开的有些猛,王源靠门边倚着,头时不时磕在旁边的扶手上,有些疼却可以缓解晕车带来的不适。直至碰撞物突然被指节取代,王源从昏昏迷迷中抬起头


又是虎牙,王源愣了几秒


 “我要下车了,你要坐一会儿吗?”面前的男人抱着怀里已经熟睡的孩子欲起身


王源摇了摇头,动作缓慢,那样子让你觉得,如果下一秒公交车冲破护栏跌落悬崖这个人肯定逃不出去。


王源避开男人的手换了个姿势继续倚着,看着路边缓缓倒退的路牌,在心里感叹自己的蠢,


‘你看,没用的,无论我逃到哪里,全世界都是你’


 


在王源来这座陌生城市的第三十天,收到了王俊凯的信息


“昨晚竟然做了个梦”


“梦见去看T团的演唱会”


“和K合影”


“然后你也在”


“后来跑过来和我打招呼”


“我说我帮你拍了R”


“然后你很开心”


有多久没联系了呢?信息是一条一条发的,直直刷了王源的屏


 


王源喜欢上T团的时候和喜欢上王俊凯前后不差几天,那时王源的喜欢不像现在这样含蓄,王源喜欢什么都是直接说出来的,壁纸海报朋友圈都是R,当时王俊凯还在自己朋友圈下留言要一起去看T团的演唱会,只是如今演唱会自己已经看了好几场了,却没一次是和王俊凯一起的。而喜欢却不再能轻易说出口也是在喜欢上王俊凯之后学会的事情。


 


那时不懂什么是喜欢,总是轻易就把喜欢挂在嘴边,而现在真正懂了什么是喜欢,却已经不再能有勇气说出这两个字。


王源觉得大人们就是这样的,这真不是一件很酷的事。


 


 


(二十六)


 


大四的寒假很长,有将近四个月,王源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让自己忘掉王俊凯,所以一放寒假王源就买了一张A市的机票,怕自己闲得无聊还给自己在A市找了份实习工作。没什么原因,就想找一个地方自己呆一会儿,离开那满是王俊凯的小圈子。死党常对自己说,林子那么大,为什么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王源在自己喜欢的商圈找了所房子,结果自己住得不舒服,整天吃了上顿没下顿,衣服总是堆一堆。王源干脆招人一起住。王源没想到会招到李杰译。而且不仅仅是李杰译,还有一条狗,货真价实的狗。一个人的生活热闹是热闹了,却又和王俊凯挂上了钩。


 


王源每天白天上班,晚上遛狗,偶尔遛狗遛累了就给李杰译打电话,把狗交给李杰译然后自己转头就钻进书店的咖啡馆看书。李杰译来A市也不工作,整天就是打游戏遛狗洗衣服做饭,剩下的时间都睡觉。王源感觉自己就像是免费招来一个生活保姆,总觉得对不起李杰译,大好的青春浪费在被窝里。李杰译却不在意,说,我干什么都是没用的,我爸妈早就打算好把我送出国了,走之前不如多享受一下。


“你在我这做饭遛狗就是享受?!”,王源不是很懂李杰译口中的享受


“和小源源在一起就是享受”


王源如愿以偿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虽说和李杰译住在一起,但两个人谁也没提过王俊凯,以至于王源觉得王俊凯这个名字已经离自己很遥远,或许时间和距离真的可以淡化喜欢。


 


但显然现在的时间还不够长。距离更是


 


如往常一样,王源下班后在咖啡馆看书,结果刚翻开几页就接到王俊凯的电话,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个名字,王源的心还是漏掉了好几拍。


真正喜欢过的人无论什么时候看都还是喜欢,无论对方喜不喜欢自己。


 


放下书握着手机走出咖啡馆的几步路王源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腔,再离多么久隔多么远喜欢的感觉还是那么强烈,王源甚至喜欢上喜欢王俊凯的这种感觉,因为只有这种时候,王源才感觉自己的心脏是那么鲜活热烈。现在这份喜欢里还掺杂了名为想念的东西,王源竟然发现自己没见王俊凯的这段时间自己很想他,想见他,这种感觉随着手机振动直传心房


 


“喂?”,这是距离上次微信关于T团聊天后两人第一次联系


“你在A市对不对?”


王源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要这样问,脑子早已经当机,“对”


“你和李杰译住一起?”


王源很诚实地实话实说,“嗯”,王源来A市虽然没什么特别动作,但李杰译就不是了,朋友圈几乎每天都在更新,今天是和小源源遛狗,明天是和小源源做饭,虽然照片里王源从来只有背影


“我在B市,年底来看爷爷奶奶,你要不要来B市我带你转一下”,B市就在A市旁边,高铁三个小时的车程


尽管王源智商已经掉线了,但王源还是犹豫了几秒,一方面这边租的房子还没有到期,另一方面工作也后天才解约,而且自己定了大后天飞C市的旅游机票,来A市忙了将近三个月了,最后本来是想放松一下心情的。


 


理性来算自己是没有额外的时间去找王俊凯的。但王源不想拒绝,大学马上就要结束了,很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王俊凯了。王俊凯喜欢自己也好,不喜欢自己也好,自己都骗不了自己,自己喜欢王俊凯。而且这种感觉经过了一遍又一遍的确认


爱情本就不是一场输赢游戏,没有谁付出多少或是谁亏欠谁一说。


 


王源想去见王俊凯,这是王源当下所有的感受


 


“好啊,要请我吃饭哦”


“明天好吗,我帮你定车票”


“哎——”还没等王源回答,王俊凯就挂了电话


 


临时加的行程弄得王源很匆忙,从咖啡店出门赶忙回到住所收拾东西,李杰译一脸迷茫,问王源是不是地震了,那还收拾什么行李,直接逃命要紧啊?王源一边指挥李杰译帮自己退飞机票,一边解释自己要去隔壁市玩一圈。李杰译呆着不动,问为什么这么突然,王源只回了一句王俊凯请自己吃饭


“可我给你做了三个月的饭”,‘喜欢我要提前说哦,要不然我不知道的’,李杰译想起王源曾对自己这样说,李杰译突然觉得自己挺好笑的,这种时候都不敢说喜欢,就是个胆小鬼


“你要一起去吗?我们可以一起去啊”,王源从行李堆里抬起头,大眼睛向李杰译投去疑问的目光


 “我去干什么,他个闷葫芦,我帮你处理一下这边的房子问题吧,顺便你有什么带不走的东西我可以帮你寄回家”


“你把自己打包寄回我家吧!你这真是太够哥们够意思了”,王源几乎是跳过一个又一个行李障碍扑到李杰译身上的,感动得抱着李杰译哇哇叫


“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李杰译收紧手臂完成一个拥抱,“去了好好吃王俊凯的,你看你又瘦了”


“嗯嗯,保证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王源敬了个像模像样的军礼笑的傻呵呵的


 


‘王源,你总是让我这么难过,却又舍不得责怪你分毫’


 


王源快收拾完时收到王俊凯发来的订票信息,还带着一句,“定的下午的,这样你可以睡个好觉,明天联系”


王源心想,你丫要是真想让老子睡个好觉,就不该弄个这样匆忙的旅程,明天还要想办法请老板提前解约。


 


王源一边抱怨王俊凯的不体贴,一边行李收拾的又带劲,看的李杰译哭笑不得。


 


‘王俊凯,这是我最后一次义无反顾走向你了’


 


———————————————————————— 


话外:取名无能ABCDKRT



评论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