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黄桃

千言万语不必说 只有一首歌

浪费 (二十九)下

老狗:

前文 (一) (二十九)上




(二十九)下


bgm推荐 ——用情(张信哲)


王源无时不刻不在揣摩王俊凯的心思,就比如现在。王俊凯是不是喜欢可爱活泼类型的,那么看个树袋熊是不是应该闹腾一点?尽管王源觉得树袋熊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啊啊啊——好可爱啊——”,王源连蹦带跳咋呼咋呼直叫唤,结果声音被一旁的游客录了进去,而且在两个人耳边一直循环播放,“啊啊啊——好可爱啊——啊啊啊--好可爱啊——”


此刻的王源是希望王俊凯是聋子的,或者干脆自己是聋子。王源不动声色地拽着王俊凯转移最佳观看点,有点糗,好像还不止一点




一个大男生,对于小动物能有多大喜欢,总不至于像个小女生一样捧着小心心母爱泛滥,一上午下来王源有些累。再看王俊凯,并看不出什么表情,有些像完成了一项任务或者走完了一道程序




“武铭鸣学姐你认识对吧,前几天她就一直说工作双休的时候一起约出来玩,结果我听说你要来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推脱了,结果昨天她又问,你说我们叫不叫她一起玩啊?”,王俊凯是真的犯难了,前几天拒绝武铭鸣说的是家族聚会,结果转头自己就陪王源,现在瞅武铭鸣的架势多半是知道自己是在找借口了,王俊凯想着要不就叫出来一起玩,也不至于继续驳了学姐的面子,毕竟当年主席团一起工作的时候帮了自己很多忙




王源打心底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的,一场噩梦后王源一个冲动就定了后天离开的飞机,能和王俊凯单独相处的时间一下子变得少得可怜,王源自然是不希望有别人打扰,尤其是对王俊凯有爱慕之心的人。


“这要看你啊,问我做什么”,王源有些赌气的性质在里边,但又考虑到王俊凯不是自己的私有物品而有所克制


“你想不想让她和我们一起”,尽管王俊凯想顺便还个人情,但也担心王源和武铭鸣不熟悉,一起玩不自在,可没想王源表现得很是大方


“那就叫着一起吧,我也很久没见学姐了”


这下轮到王俊凯犹豫不决了,再次确认了一遍,“你确定?真带着一起玩?”,言辞里仿佛是希望听到否定的回答


“我都可以,但既然学姐邀请了再拒绝也不好”


“好吧,那我跟她说一声,正好下午一起吃个饭”,王俊凯说着开始低头给武铭鸣发信息


王源却是真的生气了,两个人本是并排坐在后座,王源硬是把头扭向车窗后脑勺对着王俊凯对了一路,期间王俊凯和王源说话王源都没有回头,王俊凯看了一眼王源紧追不舍的车窗外的景色却并没有发现任何惊艳之处




两人到了约定的地点却并没有看到武铭鸣,王俊凯问王源想吃什么,王源反问王俊凯是不是应该看看女生想吃什么,男生随意一点就好,王俊凯随口应了一句好


两人坐在一边又等了十几分钟仍然不见武铭鸣的影子,王源游戏都玩完了三局,肚子开始咕咕叫


“我们先点吧,武铭鸣说自己堵车,还要有一会儿才到,叫我们先吃,她随意”


王源摸着快要饿瘪的肚子也难以再绅士下去便关了游戏和王俊凯一起进了饭店




餐厅桌椅是面对面的设置,两人选了个四人桌,两两对面坐,王源犹豫了一下坐在了王俊凯对面却被王俊凯叫住了,


“你坐我一边吧,不然武铭鸣就得和我坐一起,那太奇怪了”


“哦”,王源悄悄冒红了耳尖




菜上的很快,辣的,两人挨的很近,餐厅空调暖气又开得足,没吃几口两人间就已经是暖融融了。王俊凯一个劲儿往王源碗夹菜,王源吃的心无旁骛


“我们要不要等一等学姐,一会儿菜都被你夹到我碗里了”


“你别管,她来了可以再点,你吃你的”


“哦”,王源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口肉


“多吃点”,王俊凯有一种养宝贝的变态满足感




“哎呀哎呀不好意思,路上实在是太堵车了”,武铭鸣打笑着解释,将随身的包放到王俊凯对面并坐下


“哎?你俩大男生坐一起不挤嘛”


“哦哦鸣姐来了啊”,王源赶忙吞下嘴里的食物跟武铭鸣打招呼,根本没听到武铭鸣的调侃


“这不方便我俩看美女吗”,王俊凯一句话惹得武铭鸣娇羞一笑,显然是说到心坎里去了,然而身边的王源则是叼着小骨头一脸惊讶地看着王俊凯,感觉像是噎着了


“怎么不吃了,多吃点,下午还想带你去逛一下这边的酒街”,完了又觉得这句话说的不妥当,补了句,“鸣姐也一起吧,喝两杯”


“叫谁鸣姐呢,上学的时候叫学姐是应该的,现在我毕业工作了,就别这么叫了,再说我不就比你大几个月嘛”,武铭鸣明显是被王俊凯刻意表现出来的疏离感扎到了,笑着撒娇反驳


“......那叫什么,铭鸣吗?”,自从武铭鸣坐在饭桌对面王源就浑身不舒服,仿佛自动开启防御装置,整个人格外敏感,毕竟根据自己得到的八卦消息,眼前这个女人可是苦苦追求王俊凯几年,只不过无果,这一点和自己一样


“小源比我小一岁多呢,小源是应该叫姐,不然不显得我占便宜嘛,俊凯就不一样了,俊凯叫我铭鸣就好了,说起来我家里和俊凯家里还算是故交呢,是吧俊凯”


“嗯,我们两家是很好的商业合作关系,我也是最近接管家族企业才知道的”,王俊凯又夹了一块鱼肉,挑完刺放到王源碗里。刚才的话就像是不着意的解释,王源看着对面武铭鸣探究的目光尴尬地赔了个笑。这王俊凯不护着自己,自己委屈,现在王俊凯明目张胆地偏着自己,自己又觉得尴尬,像抢了人家肉骨头的小狗,不敢吃不敢叫,还想把骨头埋起来




饭后武铭鸣想买衣服,硬是带着两个大老爷们逛起了商场,化妆品鞋子包包衣服,穿着恨天高也不觉得累,就是看的王源脚疼,所以王源扭了扭脚踝


“我看着也脚疼”


“啊?”


“没什么”,王俊凯说完继续往前走,王源赶忙跟上


“俊凯,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看”


“浅色的可能好一些吧”,说完拿起一边一件浅蓝色的衬衫往王源身上比了比,“我觉得你穿这件会好看”


“是吗?我平时很少逛衣服”,确实,王源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打架打游戏,后来喜欢上王俊凯,就只剩下打游戏了


“我也不喜欢”


“那你平常喜欢什么”


“做饭算吗?哈哈,其实没什么特殊的兴趣爱好,就什么都会一点,但没有特别喜欢的”,王俊凯换了一件衣服在王源身上比划着


“啊,我喜欢吃......”


“那正好,我可以做给你吃”,王俊凯将衣服搭在手臂上笑着说道


“好...好...”,王源有那么几秒愣神,“哎?这两件衣服要拿吗?不用给我买的”,王源看王俊凯拿着衣服向收银台走


“谁说要买给你的”,王俊凯憋笑瞅王源


王源可以说是相当尴尬了,自己又自作多情


“好啦好啦,就是给你的,你二话没说就跑过来陪我,我当然要照顾好不是,我看你也没带什么衣服”


“明明是你邀请我过来玩的......”,王源本想告诉王俊凯自己已经定了后天的机票却又止了口


最后武铭鸣一件没买,王俊凯倒是给王源拎了两件。武铭鸣本来想自己如果买衣服那王俊凯就要买单,那自己就不买了,也显得自己贴心。谁想自己给王俊凯省下来的钱花在了王源身上




三人晃晃悠悠到了酒巷,王源肚里的馋虫又被勾了出来,用眼神询问王俊凯要不要喝几杯。王俊凯看王源早就把心思写在了脸上,便提议武铭鸣三个人喝几杯,乐得王源走路一颠一颠的


到了酒馆王源就像是释放了天性,跑到吧台前从调酒小哥那里要来酒自己调,自己每喝一杯还不忘给王俊凯也调一杯,完了还要问王俊凯自己调的好不好喝。


王俊凯这两年跟着王毅成,也就是王俊凯的老爹,一直在跑酒局,王毅成的意思是王俊凯早晚要接替自己,早点上手自己还能趁年轻带带他,也将自己的人脉和处事方式交给他。这样一来王俊凯酒桌自然是没少上,酒也越喝越烈,王源调的酒对于王俊凯现在的口味来说实在是太淡了。


但王俊凯还是说好喝,因为王源脸上那急于炫耀的小表情太过明显,‘看,小哥我还是有一样可以在你面前耀武扬威的’




的确,王俊凯不会调酒,但可惜的是王源酒量不行。王俊凯在心中默数,第六杯的时候,王源说话就开始逻辑不清了


“我最近就一直想喝酒,正好,今天就能喝个痛快,来,铭鸣姐,我敬你一杯”


武铭鸣为了保持自己乖巧温柔的形象一直在一边小口抿酒,现在被王源突然一敬酒整个人就开始装柔弱,“不行,不行,我酒精过敏,喝多了受不了的”


“王源,你干嘛难为铭鸣,我和你喝”


王源一听铭鸣这个称呼不开心就写在脸上了,几杯酒下肚之后更是把不开心放大了几倍,转过身去打算一个人喝闷酒,第七杯,第八杯......


“你干嘛一个人喝闷酒”


“我心情不好”,说着第九杯酒下肚了,王俊凯见状赶忙夺过了王源手里的杯,“不要再喝了,我可不打算扛回你去”


“俊凯,小源来这边住哪,我和你一起送他回去吧”,武铭鸣本还想让王俊凯送自己,现在感觉也不切实际了


“看他这样子我是送不了你了,你一个人回去有问题吗?我帮你叫个车吧,然后我和王源一起回去,他正好和我住一起”,王俊凯搀着王源对武铭鸣说道


“不!我不和你回家!我要住酒店!我不回家!”,王源手脚并用想挣脱王俊凯


“老实点!一喝酒就疯了!”,王俊凯冲着王源吼了一嗓子,直接把王源吼蒙了,王源一甩胳膊气呼呼地就往前走,一点也不像是喝多了的样子,脚步很稳,生风


“王源!”,王俊凯转头对武铭鸣说了句抱歉就起身往王源方向追,结果王源越走越快,而且不让王俊凯追,王俊凯一追王源就撒腿跑,王俊凯担心王源安全,不敢追的太急,就在王源身后几步路的距离跟着




两人保持着剑拔弩张的距离一直走到王俊凯家小区附近,王源终于停下来了,停在一个快捷旅店的门口,等王俊凯。王俊凯终于放心地走到了王源跟前


“你身份证给我开间房!”,王源向王俊凯伸手


“跟我回家睡”,王俊凯想拽起王源硬拉回家


“你放开!我一身酒味怎么跟你回家!”


“我还以为你醉傻了,你还知道自己一身酒味”


“快点,你给我开间房,我什么都没带,钱我明天还你”


虽然情况有些紧张,但王俊凯就是想笑,“行,那你去吧,钱和身份证都给你”,说着将钱包递给了王源,王源拿着走了几步又走回来,稳稳地抱住了王俊凯,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酒店办开房手续




“喂,王源,我爷爷奶奶去跳广场舞了,我没带钥匙,回不去了”


王源脚步顿了顿,“那我收留你啊”,结果没等王俊凯说好就关上了房间的门,王俊凯觉得这次可能是真的惹到王源了,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王源这么生气


王俊凯在门口杵着开始思考王源自己开门和找前台拿钥匙哪件事可行性更高就接到了王源的电话,两人就隔着一个门


王俊凯喂了几声只能听到熙熙索索的杂音,“王源你是不是不小心拨错电话了,喂,王源?”,电话了仍然是没有声音,“王源,你明早酒醒看到这通电话一定会觉得好笑的”,就当王俊凯准备主动挂电话的时候对面或者说屋内传来王源的声音,


“王俊凯,你知道我这四年最难过的是什么吗?不是我一次次告白你拒绝我,而是每个深夜,在每个深夜,我一遍遍质疑自己,带着侥幸和期盼,可还是得来我爱你这个结论,你根本不懂我多爱你,你不知道......”


“王源,你在哭吗?别哭了”


“因为我喜欢你”


“王源,你开下门,我有话当面对你说”


屋内的王源看着天花板面无表情,一会儿他说,“可是啊,王俊凯,现在我不喜欢你了”



评论

热度(327)